我对越夺岛作战顿足长叹:太可惜了!

2017-06-11 09:34 评论 0 条

1-jpg1-jpg有一个国家,欠中国的更多,长期接受中国的物资援助和军事支援,但后来居然和中国兵戎相向,直到今天还霸占南沙29个岛礁。所以,接下来咱们说说越南。

1979年2月17日,解放军发动对越作战,几十万陆军从广西、云南两个方向向越南境内突入,兵锋直抵谅山。河内已完全暴露在解放军面前,无险可守。时任军委秘书长的耿飙(习主席年轻时就曾给他当秘书)后来回忆,当时并不担心越南陆军,而担心苏联和越南海军对我西沙岛屿守军实施报复。最终,解放军并没有进兵河内,而是在摧枯拉朽的地面突击后,全军撤回境内。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中苏关系缓和,逐渐走向正常化,中美又处于蜜月期,所以中国掀起了在南海的大动作。1988年1月,解放军海军进入南沙群岛,开始控制礁盘。大家记住一点,用兵必须要观察借助国际形势,中国以前是,今后也一定是。

如果有老军迷,可能还记得那个时期的《舰船知识》等老杂志,经常用海军南沙高脚屋做封面。张召忠上次在《凤凰军机处》时也聊过,就是四根钢架在礁盘上支起一个铁皮屋子,战士就守在里面。这就是解放军南沙守军的1.0时代。

这时,越南看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南沙,便开始坐不住了。当时中越海上力量对比可不像今天,最简单的一条——中国的歼-6歼击机作战半径只有400公里,根本飞不到南沙,这就意味着一旦中越在南沙交手,中方舰艇和守岛部队将在失去制空权的情况下作战。而当时的解放军舰艇是完全不具备防空能力的。

对于我们的行动可能导致南沙局势的变化,中央军委是做了充分准备的。时任中央军委副秘书长刘华清、洪学智,时任总参谋长迟浩田,时任总后勤部副部长张彬,时任海军司令员张连忠、政委李耀文反复研究,把解放军南沙行动做了多方面的预想,以总参谋长的名义形成报告。1988年2月29日,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批示了这份报告,就两个字:同意。

事情果然如军委预料的那样。1988年3月14日,越南军队抵达赤瓜礁,双方交火。中方的各种材料均指越南方面首先开枪,我曾经看过一段双方战斗人员对峙的录像:正在对峙时,海面上突然溅起一串串剧烈的水花——那是机枪打的。

这一点我觉得可以套用房兵讲过的一句话——不要纠结于谁先开的战术上的第一枪,而要看谁先开的战略上的第一枪。所以我们应该这样认识,你的军队在我家和我的军队对峙,这已经是衅自你开了,管谁在对峙中开的第一枪呢!

刘华清在回忆录里说,越军首先用冲锋枪向我人员射击,越海军“604”号运输船上,多挺轻机枪也一齐向我守礁人员和舰上人员射击,当即打伤我士兵一名。我海军官兵被迫自卫还击,击毙敌登礁人员20余人,俘虏9人。战斗只进行了28分钟便告结束,我伤两人。

敌我伤亡比为1:0.1。

大家知道,这场对峙引发的战斗,是在中央军委命令之外的。当时,王云飞正在海军作战室值班。战斗打完后,王云飞和值班参谋非常兴奋,但马上又开始感觉不安——战斗没有经过军委批准,如果因此引起国际形势上的变化,那后果可就大了。当时,大家已经准备写检查了。

就在这时,军委副秘书长刘华清、洪学智上将亲临海军作战室。刘华清笑着说:我说你们怎么没有多俘虏几个越南兵啊!

这一句话,大家如释重负,兴奋不已,激动不已。

随即,海军准备一不做,二不休,对越军侵占我南沙岛礁逐个实行夺岛作战。王云飞奉命拟定作战方案。为此,王云飞带小分队对越军侵占的29个岛礁逐个抵近侦察,岛礁地形、水文情况、岛礁上敌兵力兵器部署,均在我掌握。

可惜,1989年,国内国际形势发生变化,海军对越夺岛作战暂时中止。可惜啊,天赐良机。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我对越夺岛作战顿足长叹:太可惜了! | 宅男俱乐部
分类:热点新闻 标签:,

发表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