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科圣地”绑架200女生背后:穷富子女两重天

2017-05-09 09:28 评论 0 条

1-jpg1-jpg 200多名尼日利亚女中学生遭遇武装团体“博科圣地绑架的新闻终于震惊了世界。但这一震惊过程居然花费了数周时间。更让人震惊的是,尼日利亚军方明明提前4小时就知道有一大批武装分子正赶赴学校,却既未派兵阻止,也未发出警告通知,坐视武装分子绑架了这些女孩,然后坐视这一支载满“战利品”的车队浩浩荡荡开回自己的丛林基地。直到半个多月后武装团体自己发布视频叫嚣要卖掉这些女孩,世界才震惊了、关注了,国际舆论压力才迫使尼日利亚政府真正开始采取行动。多国都派出专家团、侦察机去协助寻找这些女孩,一场轰轰烈烈的“带我们的女孩回来”的拯救行动启动了。可是,以后呢?要知道,迄今为止,从未有任何一名落网的“博科圣地”成员因针对女人或女孩的性暴力而遭遇起诉,这才是武装团体可以肆无忌惮地一再发起类似袭击的原因,掠夺女孩作为“战利品”,既可为自己筹集资金,又能够最大限度地羞辱和恐吓平民。若是这种有罪不罚的现象得不到改变,那么这样的悲剧还会一再上演。

  被忽视的新闻

在过去一周左右,许多声音都在质问,为什么世界忽略了超过200名(有报道称多达276名)女孩被尼日利亚极端组织“博科圣地”(B okoH aram )绑架的事情。一开始,国际媒体并未重视这一事件。美国媒体对篮球队老板的种族主义或涉嫌吸毒的加拿大市长的报道都比这个事件多一些。但幸运的是,社交媒体的推动使得全世界终于行动起来去解决这一暴行。已经有数以百计的Facebook文章,成千上万的T w itter微博和数十篇媒体报道在讲述事情的进展。Twitter标签“带我们的女孩回来”(#B ringB ackO urG irls)已经成为全球趋势,从好莱坞明星安吉丽娜·朱莉到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都在T w itter呼吁要让学生安全返回。最终,经过了数个星期的发酵—考虑到事情的可怕性,本不该需要这么长时间才反应过来—这一事件终于获得了全世界的重视。这已经比记忆中任何一起武装冲突中女孩被绑案件获得的重视都多了。

为什么人们现在才感到愤怒?为什么过去成千上万的女孩或男孩在武装冲突中被绑架、被拐骗时世人未曾关注?为什么那么多女孩被一层一层的人贩子绑架卖给武装团体当“妻子”或被卖去当童媳的时候,人们并不重视?这种暴行将无休止地持续下去吗?任何愤怒能够带来具体的解决方案吗?

  全球行动起来

尼日利亚总统古德勒克·乔纳森已经向国际社会求援,其被指在过去数周毫无进展,如今,他说政府正在尽一切所能寻找这些女孩,要让她们活着回家。尼日利亚政府已经下令两个师的部队(超过2万名士兵)前往北方以帮助搜索。但调动这些军队并开始采取行动,则需要花费数周时间。此外,尼日利亚警方已经宣布悬赏5000万奈拉(约合30万美元)给任何能提供消息的人,但迄今为止没有人提供有价值的线索。

美国已经向尼日利亚分享了商业卫星的图像,并已派遣一个由专门应对人质问题的军事、司法和其他部门专家组成专家小组抵达尼日利亚协助寻找被绑架女学生。此外,美国还派遣了配备有专业情报设备的飞机前往尼日利亚帮忙寻找被绑架女学生。英国和法国也都派遣技术专家到当地。而以色列除了派遣反恐专家团外,还提供侦察无人机帮助搜索。

  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悲的是,此次发生在尼日利亚这200多名女孩身上的事情并不罕见。在世界各地的冲突地区,贩卖儿童的事情屡见不鲜。但现在我们要先梳理一下尼日利亚这件事情的经过:

今年4月14日,名为“博科圣地”(这个名字大致可翻译为“西方教育是被禁止的”)的极端组织在尼日利亚东北部城镇Chibok的一所高中绑架了200多名十几岁的女学生。

当天,大约200名武装分子乘坐卡车或摩托车前往这所州立寄宿学校。守卫学校的警察和士兵大部分听到消息后逃跑了,只有17人留下来进行抵抗,但很快被制服。武装分子把200多名女学生装车带走,然后还突袭了几个村庄,最后才驶回自己藏身的森林深处。

被绑架学生中数十人已逃脱,但仍有200多人迄今下落不明。

特萨乌尔是被绑架学生中的一名,她在得到一名武装分子的帮助后逃了出来。特萨乌尔讲述被绑架一刻时称:“我们听到枪声时很害怕,不知道做什么或向哪里跑。随后我们看到身穿制服的士兵拿着手电进入学校。我们以为他们是士兵,他们称前来帮我们撤退,以避免我们受伤害。我们出来后被送到卡车上,然后他们高喊"安拉万岁",我们这才知道他们是博科圣地的人。”

特萨乌尔还说:“我们哭求帮助,但他们命令我们闭嘴,否则将杀死我们。他们将我们带入丛林,整夜前行,直到到达目的地。我们被要求做饭、洗碗、磨玉米以及做其他家务。他们不停侮辱我们,要我们必须停止求学,然后嫁给他们。而老师和政府官员都是无信仰者,将被杀掉。”

关于这些女孩命运的各种传言迅速传遍全国,有报道说,她们将以每人12美元的价钱卖给别人当“妻子”或者性奴隶。许多人认为她们已经被运往邻国喀麦隆或乍得。“博科圣地”的头目阿布巴卡尔·谢考(A bubakar Shekau)曾在5月5日发布的视频中声称要把这些女孩卖去做性奴隶,但5月12日发布的视频中他又声称愿意拿这些女孩交换他们组织被捕的武装分子。不过谢考的这一要求在5月12日已经遭到尼日利亚政府拒绝。尼日利亚内政部长莫罗表示,极端分子不应该提条件。不存在用一个人去换另一个人的问题。

  悲剧本可避免

发生在尼日利亚的绑架事件在全世界引起一片哗然。尼日利亚安全部队被指无能,而且涉嫌忽视事前警告。

“大赦国际”(A m nestyInternational)声称,其已经有独立核实证据可以证明,尼日利亚当局至少提前4小时得知了“博科圣地”的袭击计划,但却什么也没有做。不论是由于人手不足还是不愿与全部武装的激进组织正面对抗,当局那天晚上没有向Chibok镇派遣援军。

“大赦国际”非洲总监N etsanet Belay说:“这相当于尼日利亚政府失职,未能保护平民,面对这样的袭击仍坐视不理。”

据“大赦国际”统计,仅在今年头几个月,就有超过1500人死于“博科圣地”和尼日利亚安全部队之间的冲突。三个月前,“博科圣地”就曾袭击过该国北部的一所寄宿学校,并杀害了超过50名孩子,其中有些是被枪杀,有些是被割喉。

尼日利亚政府也被批评近年来未能有效打击“博科圣地”,而任由其发展壮大。

尼日利亚军方被指由于害怕与攻击力强劲的“博科圣地”发生激战而不敢设置检查站或派出巡逻小分队。尽管在今年早些时候,政府军在打击“博科圣地”方面曾经取得了一些成绩,例如军队已经攻入了被认为是“博科圣地”地盘的东北部城市,但在农村,还是“博科圣地”的天下。

令公众感到震惊的是,这么大一支车队浩浩荡荡开去袭击学校,居然没有被安全部队侦察到或截获。但随后有证据表明,军方并非没有觉察到这次行动,但缺乏快速反应的意愿,没有指挥官下令拦截或破坏“博科圣地”的行动。

这是军队建设的问题,尼日利亚军方认为,如果建立了很多检查站,那么“博科圣地”可能会集中火力逐个攻击这些检查站,这意味着非常多的可预见到的伤亡。这严重打击了尼日利亚部队的士气。

“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和喀麦隆边境建立了新的基地,若是没有这些基地,他们不可能发动如此大规模的突袭,也不会有安全的地方来安置他们的“战利品”。假如没有这些基地,大部分“博科圣地”的成员就得藏在喀麦隆境内,他们只能发动规模更小、更快的袭击。

“博科圣地”还经常与地方武装团体进行交易,这些团体往往属于某个村或某个镇的部族,是部落的地方自治武装。该武装组织活跃于北方是因为北部的腐败和贫困为其提供了生存发展的土壤。

  历来的“战利品”

“大赦国际”美国妇女人权项目负责人克里斯蒂娜·芬奇(CristinaFinch)指出,发生在尼日利亚的事情,并非人们平时讨论的那种全球人口贩卖问题,而是在尼日利亚女性历来被反复地作为战争工具。这些女孩是社会上最无助的群体,她们甚至只是被当成某人的物品,在战争中她们是战利品。“博科圣地”就是利用这些“战利品”来嘲弄当局和全世界。这种行为和叙利亚政府用妇女作为惩罚工具的行为在本质上没有任何不同。在叙利亚,妇女被当着丈夫的面强奸,或是其遭受强奸的录像带被送给家人,以作为对这户家庭的羞辱。发生在两个国家的事情都是为了展示,他们可以拿走属于别的男人的“东西”,而且可以对这些“东西”为所欲为。

尼日利亚专门调查人口贩卖事件的记者T oboreO vuorie指出,她把这类绑架看做是一个由童婚、战利品、人口贩卖和性剥削组合而成的魔方。被从学校绑架走的女孩,“将被卖做性奴隶,或被买去种植园或其他地方当童工,她们将被一遍又一遍地转卖,一旦她们的主人觉得她们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就会将她们卖出去”,O vuorie说道,不过这些女孩是在“战争”的幌子下被绑架的。

“大赦国际”的政府关系主管A dotei A kw ei指出,毫无疑问,这是“博科圣地”在尼日利亚持续不断的冲突中一个大胆的举动,目的是为了巩固其在这个国家的力量,这是一个极力去忽视恐怖组织并期待其自行离开的国家。A kw ei在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他指出,有些女孩被作为奖品被赏给恐怖组织的战士们。这种奖励在世界各地的冲突中屡见不鲜,例如在刚果民主共和国,A kw ei就亲眼看到过一些遭绑架女孩被武装分子当做性奴隶好几个月。而剩余的尼日利亚遭绑架女学生,则有可能被出售以换取现金,这是武装团体筹集资金的一种方式。此外,这种绑架孩子的事件还让“博科圣地”显得更恶毒和可怕,而这正是恐怖分子所期待的,“武装团体往往互相竞争,看谁最能恐吓民众,”A kw ei说。

而这次,“博科圣地”显然是赢家。

  并非孤立现象

“博科圣地”一直试图夺取尼日利亚北部地区的控制权。据“国际危机组织”(T he InternationalCrisis G roup)估算,自从该“基地”组织下属恐怖组织4年前开始叛乱至今,已经在尼日利亚杀害了超过4000人。据“大赦国际”统计,仅在2013年,“博科圣地”就发起了7起针对学校的攻击。“人权观察”(H u-m anR ightsW atch)称,武装分子很早就开始利用儿童作为武器。

然而,一次性绑架这么多女学生,则并不多见。“博科圣地”这次选择的是历来最脆弱的一个群体。在现实中,这些女孩是被边缘化的、被剥削的,被并全球忽略的群体。她们是最容易被伤害的对象。

在全球各地的武装冲突中,过去这么多年有成千上万的女孩遭遇类似的事情。下面简单地列举一下过去几年在冲突中儿童(包括男孩和女孩)被绑架作为童军、性奴隶或被贩卖的情况:

今年3月,在苏丹达尔富尔,亲政府民兵在南部H ijer地区绑架了4名年轻女子并当着当地村民的面强奸了她们。

索马里“青年党”(A l- Shabab),一个激进武装组织,经常“抓捕妇女和女童作为战利品,然后实施性暴力”。

把女孩作为战利品,最出名的例子应该是乌干达的“圣主抵抗军”(Lord"sR esistanceA rm y),根据联合国的报道,该武装团体在2008年到2011年间绑架了大约600名女孩作为性奴隶。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报告指出,“圣主抵抗军”在2002年到2004年间绑架了大约1 .2万名儿童并强迫其当童军、童工或性奴隶。哥伦比亚的武装冲突中,反政府武装团体也一直在强行招募年轻女孩。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截至2011年,在7年中仅从刚果民主共和国的武装分子那里逃脱或被解救出来的儿童就多达3.1万名。至于墨西哥毒品战争中有多少女孩被作为“战利品”,则根本难以统计。

  从未遭遇问责

简单查看一下记录就不难发现,针对妇女和女童的罪行不仅是老生常谈,而且这些案件过去一直是不受重视的,很少被起诉,也很少被国际媒体关注,尤其是当事情发生在南半球的时候。

“全球正义中心”(G lobal Justice Center)法律事务主任阿基拉·拉达克里希南(A kila Radhakrishnan)指出,了解正在发生着什么,是终结这种事情的关键:“尝试去理解女孩特殊经历的失败,阻碍了之后的问责、赔偿和恢复工作。”例如,国际刑事法庭对刚果军阀托马斯·鲁班加(T hom as Lubanga)的审判,其重点是问责使用童军,而在指控和宣判中,没有任何涉及到对儿童实施性暴力的问责。“129名受害者参与了(针对鲁班加)的审判,其中30人遭受过或目睹过性暴力。对这些女孩来说,性暴力是她们武装冲突经历的一部分,”拉达克里希南说,但最终的裁决中完全没有考虑这项罪名。“对这些幸存者来说,这使得正义变得毫无意义。”拉达克里希南指出。

  穷富子女两重天

在一个正常的国家,人们很难想象200多名女中学生被绑架的事情居然会被忽视,很难想象这样重大的案件居然没有具体的线索,当时居然没有人拿起武器,也没有当时的照片流传出来,政府居然需要几周才采取行动。

当记者在尼日利亚街头采访的时候,多人都指出,如果是尼日利亚旧都拉各斯精英家庭的孩子从学校被绑架,那政府肯定会反应快些。“如果这事发生在拉各斯富家子女身上,整个国家都会封锁边境直到遭绑架者被找到为止,”一名开发经理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真正富裕家庭的孩子,谁会在10岁以后还留在尼日利亚读书?他们肯定都去伦敦留学了。而这就是问题所在。富人和穷人之间的鸿沟是如此巨大,精英阶层从来没有直接感受过这些东西。除非精英能感受到这些,否则很难让他们去采取行动终止(武装组织活动)。”

对于武装冲突带来的痛苦,尼日利亚人几乎都变得麻木了。

讽刺的是,世界经济论坛非洲峰会于5月7日至9日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召开。这个国家被宣布为非洲最大经济体。总统乔纳森竭力向世界证明,这是一个不被贪污困扰的国家、一个充满机遇、日益繁荣和政治自由的国家。

  也许是个拐点

这次尼日利亚的绑架事件,也许,仅仅是由于人数太多才引起了重视,也许是人们对其真正命运感到好奇,也许是社交媒体的普及让家长们可以一遍又一遍地向全世界呼吁(尼日利亚官方一开始声称仅数十人被绑架,而且马上就获救了,只有8人仍被武装分子控制)。其实,大规模的绑架事件一直存在,只不过被掩藏在了炸弹、机枪、谋杀等夺人眼球的(男性)战争故事背后。

如今,全世界终于都行动起来了。尼日利亚政府也成立了由高级陆军将领领导的专门“委员会”。

但在绑架事件发生前,难道就不能做些什么以阻止悲剧发生吗?

可悲的是,在尼日利亚,没有任何一个“博科圣地”成员因为对妇女和女童实施的性暴力而被追究任何罪行。在一些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这种针对妇女和女童的性暴力和犯罪行为已经被心照不宣地普遍漠视了,所有这一切都被默许继续下去。

媒体特约作者、社会活动家Soraya Chem aly指出:“无论你怎么称呼这种现象,是"儿童新娘"或"性贩卖",这些都不曾被认为是严肃而重要的话题,人们总是会去关注那些能为自己添光彩的话题,如全球安全问题。”

而要想防止这种事件再次发生,最重要的是要重视起来,并且改变有罪不罚的现状。也许,尼日利亚的事情是一个开端。只能是也许吧。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欢迎分享本文,谢谢支持!
转载请注明:“博科圣地”绑架200女生背后:穷富子女两重天 | 宅男俱乐部

发表评论


表情